洛凝

风把房间中的日历往前吹了几页。

夏尔久违地又看见了那人的身影。

“你不是说恶魔死后是不可能变成幽灵的吗?”夏尔轻微的声音在空旷的房间中被放大。

那个人一如既往地笑着:“大概是您记错了。”

“或许。”

那个人是不会对他说谎的,对吧。

一只蓝蝶在窗外飞过,它好像带走了什么。

夏尔·凡多姆海恩在清醒和逃避之间头一次选择了逃避。

————————————————————————————————

大概是一把刀。沉迷写段子。日常意识流。有看不懂的可以在评论里问我。

   
评论
热度(10)
ooc之王。肝已经献给了瑞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