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凝

【瑞金】光

*高亮  此篇里的金不是那个纯洁的小天使,是个超有心机的心机boy。

*所以金非常、超级、无法想象的ooc

*本文为金第一人称

*脑洞源自有一次我问班里的一位美术大佬如何用铅笔画出光斑,她的回答是在旁边加上阴影

*其实结尾挺甜的你们信吗

*意识流

*以上都接受的再往下看


这场大戏其实才刚刚开始,并且似乎会结束于主角的死亡。

我作为编剧策划出了这些。同时还作为台上的主角。灯光永远照射着的主角。

我用笔为那些演员们画了一个笼子,即使是羽翼最为丰满的那几只也逃不出去。

他们存在的意义就是让那束普通至极的光变得如同太阳一样。让远处的人得到光明,把靠近的一切燃烧殆尽。

我所要做的就是把他们引到太阳——我的身边。

鬼狐天冲和鬼天盟已经成为了第一层阴影。我作为一束光已经开始变得耀眼了。其实鬼狐天冲在最后一刻可能已经想通了。在化为宇宙中的那粒尘埃时想通了。

他可能听见了我在书写剧情时的沙沙声。那种声音在他听来应该无比刺耳。像是对他的嘲讽——事实也差不多正是这样。就像是夏日里的阳光,刺眼,令人有些作呕。

凯莉也在步她哥哥的后尘。真有些想看看啊,那个不可一世地女孩发现自己中了别人的圈套并永远都走不出去时的表情。她会愤怒地撕掉剧本吧——撕掉那决定了她的命运的剧本。但她会在撕掉剧本之前先被光烧死——当然不是被我,是被其他很普通的光,汇集在一起理所当然地是可以让人死亡的。在被烧死之前她会先疯掉,被那灼热感逼疯。

紫堂幻在我的剧本里并不会死。但我在写他的那段剧情时用了一种叫反衬的写法。用他来反衬我。我保证,他会心甘情愿地来做那第三层阴影的。毕竟待在我这个太阳的身边,别人至少会知道他的存在啊——而不是做一个默默无闻的尘埃。

还有格瑞...

我不知道为什么手一直在抖。甚至把几滴墨水滴在了那干净整洁得几乎没有涂改的剧本上,墨水像是一朵墨色的花一样,盛开与纸上,不安感油然而生。像是在整洁地房间里混入了几只苍蝇,你想要把它赶走,但你只能选择将它杀死——因为这只名叫爱的苍蝇是赶不走的,你除了彻底放下外只能选择接受它在你的耳边嗡嗡鸣叫,令人头晕眼花。

我接受不了剧本中有一个变数,但内心深处更受不了那种把心挖下一块的痛。我接受不了啊,当他看见真正的我时会露出的厌恶的神情,光是想象我都无法承受。

我无法知道他对我是怎样的感情,或许是喜欢,但不可能是爱。我痛苦和爱到既希望他也能体会这种深入骨髓的绝望,又希望他永远不要感受到这些才好。

我是永远都无法成为最耀眼的那束光的,因为我的身边将不会有足够的阴影。我无法心狠到将自己爱的人燃烧。

——不,或许可以。用那炽热的,比光还要亮,还要热的爱,将他带到地狱。我将化为那道世界上最疯狂的光,与我的爱人一起死在那滚烫的地狱的岩浆中。


   
评论(2)
热度(22)
ooc之王。肝已经献给了瑞金。